首页顶部广告
第一茶叶网 » 资讯 » 茶学文化 » 正文茶叶资讯 茶商茶农 茶具资讯 茶叶养生 茶学文化 茶馆动态 古玩鉴赏 

瓷颜茶语|茶者话作文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06-12  来源:凤凰网  浏览次数:617
2018年全国高考已经结束,975万考生属于高考的战役依然没有结束,估分、选择大学、专业,学习驾驶和享受属于他们毕业后的那一场场旅行……好像一切都是那么紧凑,这是一个梦想和现实对接的夏天,近年来留给人们最津津乐道的,莫过那一道道出乎意料,但又在情理之中的作文题。

茶者爱茶,在与茶的心灵接触中,个中体会常联万事。茶者文笔,引得好题得美文,读起来犹如品茗,回味不绝。

浙卷考题

浙江大地,历史上孕育过务实、知行合一、经世致用等思想,今天又形成了“干在实处、走在前列、勇立潮头”的浙江精神。在与时俱进的浙江文化滋养下,代代浙江人书写了一个又一个浙江故事,创造了一个又一个浙江传奇。作为浙江学子,站在人生新起点,你有怎样的体验和思考?结合上述材料,写一篇文章。


标题:《茶文化的知和行》


鲁迅先生说,“有好茶喝,会喝好茶,是一种‘清福’。不过要享受这种‘清福’,首先就须有功夫,其次是练出来的特别的感觉,所以,对茶不以为然,也就享受不到这种“清福“。我们过去缺少茶的涵养。


“知行合一”是王阳明心学的一个重要观点,最近几年,习近平主席在许多场合常常告诫我们要“知行合一”,并指出“阳明心学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”。


“要想知道梨子的味道,必须亲口去尝一尝。”茶和茶文化也一样,只有自己去亲身感受,印象才会深。


我与茶文化“知行合一”的初识,从潜心看茶文化的书籍开始,进而对茶有所“了解”和“知道”,学而知之的过程则是“行”的过程;再是泡饮各种茶,切身感受茶的味道,反复比较体究并与人交流,思辨而明之;参与茶文化进机关、进学校、进企业、进社区的“四进”,笃而行之;最后是闻见得来的知识经过个人感悟形成独立思考,力求知行合一。(作者 系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常务副会长 孙忠焕,文章有删减)


天津卷考题


阅读下面材料,根据自己的体验和感悟,写一篇文章。生活中有不同的“器”。器能盛纳万物,美的形制与好的内容相得益彰;器能助人成事,有利器方成匠心之作;有一种“器”叫器量,兼容并包,彰显才识气度;有一种“器”叫国之重器,肩负荣光,成就梦想……


标题:《茶器盖碗,天地人和》

timg (12)
有一种器,不为时间所腐蚀,流芳百世,皆因器中所蕴藏的朴素世道。

茶器盖碗,谓之“三才碗”,三才者,天、地、人也。


茶盖在上,谓之“天”,


茶托在下,谓之“地”,


茶碗居中,是为“人”。


小小盖碗,便寓含了“天盖之,地载之,人育之”的朴实道理。


上海卷考题


生活中,人们不仅关注自身的需要,也时常渴望被他人需要,以体现自己的价值。这种“被需要”的心态普遍存在,对此你有怎样的认识?请写一篇文章,谈谈你的思考。


标题:《我的理想》

我的理想很小,就是活成一片茶叶


不在乎人世水火的历练


只在意被你需要


在人生的岁月里


许你一张岁月无法侵蚀的脸庞


在拼搏的时代中


许你一个健康的体魄


在迷茫的旅途中


许你一方安宁的心境


在复杂的人际中


许你一群同席而饮的挚友


不要问我为什么?


被你需要,就好

北京卷考题


微写作:从下面三个题目中任选一题,按要求作答。1、在《红岩》《边城》《老人与海》中,至少选择一部作品,用一组排比比喻句抒写你从中获得的教益。要求:至少写三句,每一句中都有比喻。120字左右。2、从《红楼梦》《呐喊》《平凡的世界》中选择一个既可悲又可叹的人物,简述这个人物形象。要求:符合原著故事情节,150-200字。3、读了《论语》,在孔子的众弟子之中,你喜欢颜回,还是曾参,或者其他哪位?请选择一位,为他写一段评语。要求:符合人物特征。150-200字。


标题:《“茶”与“红楼梦中人”》


一部红楼梦,满纸茶叶香。《红楼梦》所写茶、饮茶活动,道的却是人情、人事。


妙玉是贾府中一个特殊的悲剧人物,她“槛外人”的身份造就了她清高孤僻的性格。这位高洁多才、意兴风雅的“槛外人”却最终未能在佛门清净中度过一生。这样的人物个性,一部分是在她对茶具的研究上淋漓毕现的。


41 回,妙玉因为刘姥姥用了她的成窑茶杯:“忙命将那成窑茶杯别收了,搁在外头去罢。”在“你虽吃的了,也没这些茶糟”下有庚辰本批语道:“茶下‘糟蹋’二字,成窑杯已不屑再用。妙玉真清洁高雅,然亦怪谲孤僻甚矣,实有此等人物,但罕耳。”这一回写妙玉的清高怪僻淋漓尽致,突出了这一人物的性格。她对茶具使用的等第区分和对饮茶的细致讲究,都从不同的侧面揭示了她孤僻的性格和高雅的身世,同时也表现了小说对人物饮茶的深刻理解。“出身不凡,心性高洁”的妙玉在思想上其实并没有分出槛外还是槛内。“欲洁何曾洁,云空未必空”,到头来,不免和贾府一起衰亡。“可怜金玉质,终陷淖泥中”,辜负了这一生的“红粉朱楼春色阑”。(作者系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 王珍珍)

分享与收藏:  资讯搜索  告诉好友  关闭窗口 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:

新闻视频

 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