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顶部广告
第一茶叶网 » 资讯 » 茶叶资讯 » 正文茶叶资讯 茶商茶农 茶具资讯 茶叶养生 茶学文化 茶馆动态 古玩鉴赏 

煮茶吟诗 焚香抚琴 古稀老人在遗址公园开书院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06-14  来源:成都商报  浏览次数:187
       推文化

7月份,我们要举办民乐演奏欣赏活动,9月份,还要举办新编川剧选段演唱会,10月,有中秋声乐演唱会等。”

可持续

“我们跟邛崃的一些农场合作,从欧盟进口了一些种子,交给农场来种植,我们再从农场采购……这也是乡村振兴的一种体现。”
 

昨日,记者探访十方书院时正下着雨,空气里满是泥土和青草的清香,路边的雏菊开得正好,雨中,邛窑考古遗址公园更静谧,也更迷人。
 

从邛窑考古遗址公园进门,顺着青石板路不到百米,就能看到十方书院。这是一个完全保留了川西建筑风格的书院,古朴唯美,书院的主人正是71岁的陶开敏,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生于此,长于此的他,会在晚年的时候以这种方式重新回到这里,开一间书院,研究和传播天府文化。如今,他享受着诗意的生活,也把这里变成了传承和发展传统文化的平台。

缘起

出走半生 天府文化唤其归来

书院门口的四根立柱上,有陶开敏撰写的两副对联。靠着门口的两个立柱上写着,“城为四大鼎兴秦汉 文被十方辉耀严杨”,陶开敏解释说,邛崃是巴蜀四大古城之一,在秦汉时期十分鼎盛,这副对联是想说明邛崃的历史地位。而离门稍远的立柱上则题写了“万卷书中探究竟 十方世界论沉浮”,陶开敏说,这就是书院要做的事情,“书中探究竟,那就是要把邛崃文化、天府文化、蜀学文化理清楚、弄明白。然后,再在这个基础上,传播好我们的文化。书院,要充分发挥好传统文化的传承平台作用。”
 

为什么陶开敏会对天府文化研究得如此深入?这跟他的个人经历分不开,在邛崃工作期间,他不仅担任过《崃山文艺》主编、邛崃市志副主编,还担任过文化馆长,文化局长。此外,他还是编剧。上世纪80年代,他与温江地区文化局创作组组长陈泽远共同创作了电影文学剧本《卓文君与司马相如的故事》,后经峨眉电影制片厂摄制,在全国播映。

此后,他曾下海经商,在三亚、深圳、重庆等多地工作。2017年,邛窑考古遗址公园集中进行打造。一直对文化割舍不下的他,便来到了这里,开设了“十方书院”。“书院到哪里都可以开,为什么选择到这里呢?还是因为1988年,邛窑考古遗址公园被纳入第三批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正好是在我担任文化局长期间。当时我看到他们的规划就迫不及待地想回来,如今这里被打造得很漂亮。”

发展

诗意生活 开讲堂办音乐会

在十方书院里,陶开敏对场地进行了分区。右手边,成排的书架上摆满了各类书籍,其中不乏研究天府文化的专业书籍。而书架下方,全是适合小朋友看的图书。而在书院的左手边,则是陶开敏规划的用来开十方讲堂的地方,他指着墙上的嘉宾、顾问团队向记者介绍,“我们的十方讲堂是免费的,对大众开放的,我们会系统地邀请一些专家学者来讲学,讲的就是我们自己的文化,比如邛崃方言的演变与趣谈、邛窑与邛陶的文化认识、历史价值与现代意义等。”说到这些,这位年过古稀的老人显得有些兴奋。
 

他还开办了十方文苑,给文人雅士提供“诗、书、影、画”等作品展示平台。十方艺术,则主办了《十方之春》、《十方·浪漫夏夜》等群众性文艺演出活动。“我们的场地就在这公园里,群众都可以免费享受我们的文化盛宴,吹着河风,听着音乐会,多美!”他认为,他们现在所做的事情正是乡村振兴中很重要的文化振兴工作。“党的十九大提出,要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,我认为目前人民群众对于文化的需要就是最迫切的。”如今,焚香、煮茶、抚琴音,听风、观雨、吟诗歌……这些都是陶开敏生活的一部分。“没想到晚年了,还能有这样诗意的生活。”

未来

研发产品 传播文化可持续

说到未来的计划,陶开敏又止不住了话匣子。“7月份,我们要举办民乐演奏欣赏活动,9月份,还要举办新编川剧选段演唱会,10月,有中秋声乐演唱会等。我们的文化活动会长期持续地进行下去,让普通的市民能够更加深入了解我们的天府文化,增强文化自信。”

办讲坛、开音乐会,这些都是书院纯公益的活动。那书院如何生存呢?陶开敏笑着叫出了三个年轻人。杨冀川,曾在广州的五星级酒店担任厨师13年,放弃了高薪,自称是被文化吸引过来的。“我们跟邛崃的一些农场合作,从欧盟进口了一些种子,交给农场来种植,我们再从农场采购。这些香料和蔬菜质量全部可控,一方面保证了我们的成本比较低,大家都能享受到美食,另一方面我们还可以以此支撑农村发展,这也是乡村振兴的一种体现。”

王健,也是土生土长的邛崃人,他所从事的是邛酒的研发和生产。“历史上,邛窑烧制的陶器就是用来盛装邛酒的。我们现在要做文创,也要将两者结合起来,要进行更深入的文化内涵的挖掘。”而他在研发果酒的过程中,也与一些农民进行合作,进行定制化生产。
 

陶开敏的儿子陶然,也跟随父亲一起来打理书院,主管活动的策划和执行。虽然要在成都和邛崃两地奔走,但他却乐此不疲。“我的女儿,今年6岁,我也带她来过书院,带她到公园里走一走,感受感受。虽然现在她还不太懂,但是等她更大一些的时候,我会给她讲邛窑的文化,让她作为邛崃的后人,因此而感到自豪。”

分享与收藏:  资讯搜索  告诉好友  关闭窗口 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:

新闻视频

 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最新文章